youtube上的琅琊榜馬拉松

打開聊天室真是我最大的娛樂

也讓我知道,靠北,原來到現在還有幾千人還願意花一個禮拜時間在上面角色扮演和吐槽XDDD

這個氣勢都能播到琅琊榜2了好嗎

害我學了一堆不需要知道的莫名小知識

什麼風7777777雲333333333

什麼靖王贊助梗

還有原來冬姊長的像ALIN

說了一大堆廢話

我又要點開聊天室笑一笑惹XDDD

【蔺苏】夢一場

夜深了,蔺晨放下手边的东西,伸个懒腰,想是该睡了。

桌边的细碎东西他也懒得收,只把最后一丁点酒吞了入腹。

信手执起明明灭灭的蜡烛,他想起黎纲应该是有给他收一间客房,可天色这么暗他有点夜盲,理所当然也忘了怎么绕来着。

很好的理由,他浅浅勾起笑,绕去了梅长苏的房。


漫步的同时他忽然想起,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赖着梅长苏一块儿睡来着?

十年…还是十三年前初遇?记不太清,好像是某次梅长苏夜里发了烧,后来连几次他都有毛病。当时老阁主不在,只好可怜他少阁主,比刚生宝宝的妈妈还少睡眠。

当然两人好上以后更不在话下,只是偶尔嘴贫还是爱找借口来着。


梅长苏的房间有个淡淡...

【藺蘇】3.14

你說什麼情人節,明明就是圓周率日。

默默慶祝藺蘇LINE群一年了呢,花心如我還跳不出這個坑TT

//END之後又加了同篇小番外【卑鄙的君子】


脑补是蔺晨在极度焦躁时一个不为人知的习惯。


比如说今天好了,3月14日,俗话说的白色情人节,是蔺苏两人的交往纪念日。

对于认识超过10年的人来说,跨出友情的界线可以说是相当困难。

蔺晨到现在还很清楚那天告白的心情。


他就像是台风天还要出外景追风的记者一样,兴奋又怕死,为了保持冷静不断的和自己对话,还脑补了一对主持人和自己联机对话。

女主持:现在时间下午3点14分,蔺晨选手,你的心情如何呢?

蔺晨:...

【蔺苏】四生

食用前注意:

※关于《鬼怪》一剧中四个人生而发想的短篇。

※本篇的蔺晨只是个想成为神的鬼,因为受到七星神的照拂而在人间见习中,一直以为靠着努力就能成为神。

※由于中国的民间传说中很难找出与七星神和三神奶奶相同或类似的形象,所以照搬剧里的角色。

※OOC和BUG请愉快的无视,搭配OST庆祝蔺苏的情人节吃糖去吧~


01

“殊这个字,并不是不好的意思。”

满脸皱纹的老奶奶头上系着鲜红的丝巾,苍老的手抚摸着孩子细软的头发,小孩哭的眼睛红肿,头稍稍一抬,对上了老奶奶的双眼。

从未有那么一刻,心中的悲伤全都消散。

“下次那群孩子再拿名字笑话你,你就告诉他们,你会是...

初雪

浪漫醫生金師傅的衍生文

微CP向,看成單純友情向會比較好

我被都院長和金師傅這一對相愛相殺給迷住了

名字翻譯各家不同,我選我看得最順眼的。

------


那個初雪的夜晚,石垣醫院剛剛解除了MERS危機。聖誕雖然已經過了,掛號處旁那棵聖誕樹卻還是閃得要命。

金師傅去南道日那兒喝了點燒酒,回到醫院已經過了凌晨,他抖去風衣上的細雪,有點兒醉迷的被樹上的小燈泡刺了眼睛。金師傅不大高興地瞪著那棵聖誕樹沉思,思緒彷彿回到了很久以前。那會兒他不叫金師傅,年紀和姜東柱那小子差不多大,是巨山醫院最有名的外科醫生。

每天都有許多人往他那兒送禮,土虱、茶葉、高級紅酒─只要他神之手肯開恩,花個三分鐘...

關於藺殊/藺蘇的雜談&碎念

佔tag抱歉

先來推薦一首我最近一直聽的歌

Family of the Year - Hero

歌詞超棒


之所以這麼喜歡,是因為他觸動到我對於藺殊/藺蘇這兩對CP的想法

先聊聊【藺殊】好了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特別喜歡這對CP(就算是長蘇轉生到小殊身上),原因是覺得如果是藺殊的情況,在一起的可能性比藺蘇還小小小...

他們或許是靈魂伴侶,兩人無比接近卻又無比遙遠

也許是看到很多文,小殊在說服家人想和藺晨在一起這段總是太過簡單吧(沒有特別指哪篇,總體而言)

小殊一定背負了很多包袱,這些東西應該就算是長蘇轉生到小殊身上也拋不開的東西,

就算小殊是一個聰明通透的人,他依然被林家、...

《少年赴少年》簡單的repo,占個tag

抱歉我沒有把書拍的很美的技能,但它們真的很美😂
總結五個字,我太幸福了💋💋💋
天知道我會在11月最後一天拿到書,對不起郵差叔叔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很不耐煩www看到書盒整個高興到聲音高八度

小說真的是HE呢,竟然是真的(疑惑個毛)不過後面印刷有些小漏字,不影響閱讀就還好
從前面一路刀光劍影(我是說被插刀)到後面的結局整個啊嘶😤,那個酸爽😤,太太們的附錄寫著她們創作的過程,一體看完覺得通體舒暢,幸福的不得了

漫畫翻閱的很小心翼翼,本子真是太精緻到我拿著的時候像鑑識珠寶的當舖老闆那樣仔細小心wwww畫又美又讓人心動,想抱着磚頭書給吃不同cp的姐姐...

"愛不愛誰,從來都不是選擇,而是天命啊。"

感動到哭QQ

最近事情太多

偶爾讀到這樣的句子就很開心啦─

藺蘇-一個沒頭沒尾的肉

這是凃樓樓總的生日賀文~她本人已經看過了所以就不tag囉

其實就是來混更混熱度

最近非常努力研究彩妝,研究到忘了更新...


MEET


【蔺殊(苏)】戰地情人36

看著上回寫的,藺蘇未公開的肉(因為是寫給別人的),竟然已經是8月初的了

抱歉來晚了,依舊是鍋OOC,不過也莫名其妙30幾回,也就這樣吧

【Warning:肉柴有,偽辦公室play】

===

*軍事、醫學部分多為虛構

*”林殊”是面對眾人的身分,對藺晨的時候既是”梅長蘇”也是”林殊”

===

36

梅长苏怎样都擦不掉萦绕在胸口的血腥味,他换了衣服,手和脸都洗得快脱层皮了,还是觉得脏。

他坐在椅子上发呆,手里捏着监视器影像的硬盘。空洞眼神里回放着七年前─一片炽热的地狱,队友的咒骂和哀号、机关枪扫射的巨烈声响,还有模糊不清的那个人的影子。

他师傅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一直刺在他心中...

© Middle-earth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完全就是一堆腦洞集散地